<rt id="yk24a"><optgroup id="yk24a"></optgroup></rt><acronym id="yk24a"><small id="yk24a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yk24a"><small id="yk24a"></small></rt>
<rt id="yk24a"></rt>

自民党总裁争夺战打响了

近藤大介2021-09-28 20:37

(四位自民党总裁候选人   图源:IC Photo)

【东瀛视角】

近藤大介/文

9月29日,日本自民党将举行总裁选举。这场选举的最终获胜者,将计划于10月4日召开国会成为日本新任首相。

目前,自民党内共有382名国会议员。为了参加总裁选举,需要获得其中20名议员的推荐。在17日的选举公告日,共有4名议员向党本部提交了20人推荐名单,成为了候选人。分别是规制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(58岁)、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(64岁)、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(60岁、女)、前总务大臣野田圣子(61岁、女)。

从17日开始,日本各大电视台和网络媒体每天都播放关于这4位候选人的政策讨论会。1.26亿日本人都聊,“我希望谁”的话题,但大部分的日本人没有投票的权利。有投票权利的是1136445名(数据截至2020年年末)的自民党员。

本次投票分为两轮。在第一轮投票中,4位候选人围绕764张选票(国会议员382票,自民党党员382票)展开角逐。如果某位候选人能够获得半数以上的投票,则即刻成为自民党新任总裁。否则,得票数排名前两位的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,争夺429张选票(国会议员382票,47个都道府县各1票),得票数高者成为新任总裁。

从1972年田中角荣当选自民党第6任总裁开始,我一直在关注自民党总裁选举,迄今近半个世纪。所以,我大致可以判断出选举的走向。

比方说,哪两位候选人能够进入第二轮投票?自民党本身是个比较保守的党派,即右派政党。但候选人高市早苗一直鼓吹“应该尽快在日本部署美国的中程导弹”等。所以,她属于“极右派”。

相反,野田圣子是自民党中少有的左派。她有一个身患残疾的儿子,她宣扬大幅覆盖福利政策,并多次强调: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坚决反对使用武力。国际纷争一定要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”。

极右派和左派虽然都拥有一些忠实的支持者,但都无法成为“多数派“。所以,能够进入第二轮投票的候选人,非河野太郎和岸田文雄莫属。

就共同点而言,他们两个人都在安倍晋三政权时期担任过外务大臣和防卫大臣,在“强化日美同盟”这一点上不谋而合。与此同时,他们同样思维保守。

那么,他们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呢? 在我看来,两人有两个非常大的不同。

其一、性格迥异。如果用日本历史人物来比喻的话,河野太郎是“织田信长型”,而岸田文雄是“德川家康型”。如果用中国历史人物来比喻的话,河野太郎是“项羽型”,岸田文雄是“刘邦型”。简而言之,前者是具有攻击性的革命家型的性格,后者是温文尔雅的守望型的性格。

如果再找两个美国现代政治家来做类比的话,河野太郎就是“日本的特朗普”——绝对自信,凡事自上而下都能当机立断。有时会辱骂部下,有时言辞极其极端,是个不折不扣的“政界异类”。

当然,河野太郎非常了解自己的脾气秉性和行为方式,所以自我评价说“我就是一个像榴莲一样满身带刺的人”。河野太郎最喜欢的水果就是在日本境内并没有被栽种的榴莲。

另外,河野太郎非常喜欢推特,每天都会在上面发表好几条自己的意见。他的 “粉丝”数量(截止9月19日242.7万)更是远远超过了其他国会议员。

另一方面,岸田文雄可以说是“日本的拜登”——高度重视“团队合作”,极其谨慎地对事物做出判断,属于“政界多数派”。

据说,自民党议员同事和曾经的部下官僚都表示“从没见过他(岸田文雄)生气的样子”。但是,尽管岸田文雄是一个上司和部下都喜欢的类型,他仍然也遭到了很多类似“老好人”、“ 缺乏决断力”之类的批评。

9月3日上午,日本首相菅义伟在自民党干部会议上突然宣布:“我不会参加下届自民党总裁选举”。因为他之前曾表示“今后还会继续办”,所以在电视台播放完这条“紧急新闻速报”之后,整个日本一片哗然。

当时,岸田文雄正在东京的一条商店街视察。菅首相不参加下届自民党总裁选举的消息一出,媒体记者蜂拥而至,请岸田文雄发表一下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。没想到,岸田极其淡定的回答道:

“我刚听到了这条消息。我把这个问题带回去好好想想,然后再回答。”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哑然。

其二、支持者不同。使用推特的河野太郎在年轻人中拥有超高人气。如果由大学生来投票选举自民党总裁的话,河野太郎一定会毫无悬念的取得胜利。

与此同时,河野太郎在自民党内也得到了那些认为“应该结束陈旧迂腐的元老政治”的少壮派议员们的支持。再加上预计于10月或11月举行的众议院选举日益临近,年轻的众议院议员们都希望在国民中拥有超高人气的“河野政权”诞生后,自己也能借着他的东风再次当选。

另一方面,岸田文雄得到了自民党资深议员们的支持。在政界拥有隐秘力量的前首相安倍晋三也是他的支持者。

自民党目前有8个派系。有意思的是,河野太郎属于由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率领的“麻生派”。但是,无论是麻生太郎,还是麻生派二号人物、前经济产业大臣甘利明都支持岸田文雄。这种情况非常罕见。究其原因莫过于,在资深议员们看来,河野太郎是一个充满了反抗精神的“异类”。

所以,概括一下说就是“平时看岸田,乱世看河野”。如果自民党总裁选举发生在新冠疫情第5波高峰出现之前的一个月,河野太郎一定会获胜。但是,疫情第5波高峰已过,新增病例数已经呈现出了日益减少的趋势,虽然日本各地的紧急事态将持续到这月底。

因此,在第二轮投票中,无论谁获胜,都将面临一场更为激烈的战斗。就像美国的“特朗普时代”和“拜登时代”完全不同一样,日本的“河野政权”和“岸田政权”也将走上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。从这个意义层面而言,9月29日将是决定日本前路的重要日子。

日本《现代周刊》副主编
牛彩官网